• 您好,欢迎来到汉中市金融工作办公室!
汉中市金融工作办公室
Hanzhong Financial Work Office
当前位置:
加强企业破产重整中金融债权保护的思考
2020-06-22 10:35
来源:
打印
  加强企业破产重整中金融债权保护的思考
  

  近年来,受市场环境变化等多因素叠加影响,部分企业债务风险爆发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由于国家政策、法律体系等外部因素及破产重整企业异质性特征,金融机构在企业破产重整中遇到诸多问题,遭受了较大损失,恶化了区域金融生态环境、营商环境,影响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金融机构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增多的情况下,加强企业破产重整中金融债权的保护,可有效减轻金融机构经营压力与负担,优化区域金融生态环境、营商环境,使金融机构能够更好地为稳企业保就业提供坚实助力与支持。

  加强金融债权保护的重要意义 

  (一)经营有问题企业破产重整是金融机构处置不良资产的重要方式。2008年以来,为应对金融危机“后遗症”,金融机构信贷投放较多,在金融机构资产规模持续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带来了企业整体融资规模大、杠杆率高、财务负担加重的情况。这一时期有些企业为了融资而融资,借异地搬迁改造之机盲目扩张产能,借所谓多元化发展道路盲目投资融资,最终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压力。随着地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部分企业在庞大的债务压力下利润持续下降、资金链愈发紧绷,导致债务违约事件频发,其中不乏一些国有背景的大型企业集团、区域行业龙头制造业企业。与此同时,在国家政策及最高院层面对破产审判及“执转破”重要性转变的背景下,相关部门也在有意尝试通过破产程序来解决企业债务及社会问题,企业破产数量增长较快。破产重整已成为现阶段地方政府化解陷入债务危机的大型国有企业和区域行业龙头民营企业债务及社会问题的主要途径之一,也是金融机构处置不良资产的重要方式。

  (二)金融债权保护程度影响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由于破产重整案件是近几年才逐渐增多,以往成功的实践案例及经验较少,而目前多数破产案件仍处于重整程序各环节之中,尚未执行完毕。作为金融债权人的金融机构和作为主导方或参与方的地方政府、地方法院、管理人等各方都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积累阶段,国家及法律层面对金融机构债转股持股政策及制度的顶层设计也处在完善阶段。从大型企业破产重整实践看,金融机构在企业破产重整过程中话语权较弱,被动选择投资人及破产重整方案问题较为突出,金融债权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金融机构损失较多,导致区域金融生态环境、营商环境受损,多家全国性金融机构总部对地区风险偏好从严,调低分行的信贷规模和审批权限,影响了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三)加强金融债权保护可提升金融机构支持稳企业保就业能力和意愿。加强企业破产重整过程中金融债权的保护,一方面,可有效打击通过破产重整逃废银行债务的行为,改善区域营商环境,约束企业不当经营行为,促使困境企业改变经营机制,转变经营理念,推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完善,为金融支持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可遏制区域信用危机蔓延,优化地区金融生态环境,增强各金融机构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能力及意愿,在信贷资源、价格支持、审批尺度等方面给予支持,使金融机构在稳企业保就业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金融机构债权人的应对局限性 

  (一)金融债权人在企业破产重整中话语权偏弱。企业破产重整投资人的选择和重整方案的确定是金融机构对破产重整企业不良资产处置的关键。对于破产重整案件,管理人、投资人、债权人和债务企业是最重要并且是最直接的参与方。但对于大型企业,金融债权人多达几十家,绝大多数金融机存在信息不对称、直接参与机会不多、话语权不强的问题。多数金融机构对重整方案的制定与修改、对管理人工作的约束与推进缺乏足够的参与,导致单家金融债权人面临无法及时掌握重整进展,话语权偏弱,只能被动选择投资人及破产重整方案。这一结果往往导致金融债权未能得到较好保护。从大型企业破产重整实践看,金融机构债权被动转化为股权,债权受偿比例低,金融机构损失较大,导致多家全国性金融机构对区域信贷审批趋严,风险偏好降低。

  (二)金融债权人对管理人无有效约束和制约手段。管理人是整个企业破产重整工作的核心,从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开始直到破产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管理人贯穿始终。对内负责接管破产企业财产、调查资产及财务状况、决定企业经营及日常管理等各项工作;对外负责债权申报确认、投资人招募与谈判、重整方案制定、发起组织债权人会议、最终取得重整方案通过直至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等众多环节。但当前无论是法律制度层面还是破产重整实践案例,金融债权人对管理人监管约束十分有限,主要表现在:一是《破产法》仅在第三章对管理人的工作规则、担任资格、工作职责、工作报酬等几个方面做了简要规定,无约束管理人如何履职的具体配套细则。二是重整方案中关于管理人报酬支付的约定,部分是在重整裁定通过后支付90%至95%,尾款在执行完毕后支付;部分则是在重整裁定通过后一定时间内支付100%。管理人在重整方案裁定通过后已拿到绝大部分报酬,工作积极性减弱,剩余的少量尾款已不具有实质约束力。

  (三)破产重整过程长加重了金融债权人经营压力。现行法律明确规定了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完成重整计划制定的时限要求,因此在企业破产后,管理人、金融债委会及企业对引入战投、重整方案制定进度十分关注,重整裁定通过前的工作进展往往较为顺畅。但是现行法律对重整执行完成期限无具体约束,重整方案通过后,管理人、企业对于重整执行推进工作积极性减弱,后续重整方案执行进度放缓。对企业来讲,进入重整后已无履行债务负担压力,生产经营得以逐步恢复。对管理人来讲,重整裁定通过后已获得了绝大部分报酬。但对于金融债权人,只有全部完成重整方案的账务处理后,才能真正将不良资产彻底消除。从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工作实践来看,从债务企业破产重整开始到重整执行完毕再到最终完成账务处理,往往需要较长时间,少则2到3年,多则更长时间,长期占用金融机构大量成本与资源,给金融机构带来较大的经营压力,影响了金融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能力及意愿。

  加强金融债权保护的相关建议 

  (一)进一步发挥好金融债权委员会的作用。金融债委会一般由全体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金融机构作为债权人的主体性质、权利地位基本一致,外部监管及内部考核标准大体相同,因此金融机构在企业破产重整期间的诉求、对自身债权权益的保障要求总体基本一致。在债务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应充分利用金融债委会这一平台,集体形成有效合力,积极主动提升金融债权人的话语权。金融债委会内部应加强信息共享,克服信息不对称因素,在企业破产重整过程中,对于投资人招募及遴选情况、重整方案具体内容、管理人的工作开展情况等重要事项,金融债委会成员内部应充分沟通,及时表达诉求,形成统一意见向管理人反馈协商,督促重整方案的制定与落实。

  (二)加快金融机构因企业破产重整而持股相关配套法律制度建设。现阶段,破产重整是金融机构处置不良资产的重要途径,也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解决企业债务压力及社会问题的有益尝试。在破产重整过程中金融机构作为金融债权人往往是被动债转股持股或被动以股抵债持股,而对于金融机构被动持股尚未有明确的法律制度规定。建议国家层面能够加快建立完善对于金融机构因企业破产重整而持股的相关配套法律制度,使金融机构在对于不良企业破产重整处置过程中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更好地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三)多方合力保护金融机构在企业破产重整中的合法权益。修订完善企业破产重整现有法律法规,制定具体配套实施细则,约束管理人各项工作以及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的时限,在法律制度层面加以保障。在破产重整执行过程中,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门积极协调,从优化区域金融生态环境、营商环境,促进金融机构良性发展的角度入手,指导督促维护金融机构的合理合法诉求,依法保护金融机构在企业破产重整中的合法权益,保障破产重整计划的落实执行,使金融机构能够尽快甩掉不良资产包袱和经营压力,以崭新的姿态在金融支持稳企业保就业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符林 责任编辑:李昂
汉中市金融工作办公室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
“汉中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网站

是否继续?

继续访问 放弃